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企业文化文化长廊 > 淘汰游戏
  • 关 键 字:
  • 分 类:
  • 搜索范围:
  •  

字号:   

淘汰游戏

来源:摘自《上海采风》 浏览次数: 日期:2014年4月10日 15:28

        如今这世界什么东西速度最快?有人调侃说日本首相更换的速度最快。从明治维新以来,140多年,日本共产生了95任首相,平均下来18个月一轮,也就是一年半更换一次首相。政客们想做首脑机会多多。

        有人说比日本首相速度更快的是《中国好声音》的主持人华少,他说话一分钟能达到400个字,并且一口气、“一条过”。

        其实,这世界上速度最快的是淘汰:新的淘汰旧的,小的淘汰老的,漂亮的淘汰难看的,绿的淘汰黄的,有权有势的淘汰微小弱势的,插科打诨的淘汰严肃正经的……几个月,一夜之间,甚至一瞬间。

        淘汰场上无奇不有,倘若要举举淘汰的例子,真的是不胜枚举——打火机把火柴淘汰了。数码相机把胶卷淘汰了。电脑把毛笔、砚台、墨汁淘汰了。手机短信把新年贺卡淘汰了。真衬衫把“假领头”淘汰了。大浴场把公共浴室淘汰了。

        家居把达芬奇淘汰了。瓷砖把诺贝尔淘汰了(不是莫言把他淘汰的)。菜花甜妈把美声淘汰了。妹妹坐在船头把四眼哥淘汰了。席琳·迪翁把宋祖英淘汰了。唐骏把学历淘汰了。王刚把疑似古董淘汰了。于丹把研究学问的孔学专家淘汰了……还有,硅胶把胸脯淘汰了。

        新生把陈旧淘汰,无序无规则把规章守则淘汰,多种不同的淘汰混杂在一起,错综复杂,难分难解,好似一团乱麻。

        电热饼把汤婆子淘汰了,空调又把电热饼淘汰了。煤气把煤饼淘汰了,天然气又把煤气淘汰了。无轨电车把有轨电车淘汰了,公共汽车又把无轨电车淘汰了。

        肯德基把荣华鸡淘汰了,“速成鸡”又把肯德基淘汰了。哈力克把爆米花淘汰了,雪饼又把哈力克淘汰了,尽管那玩意儿就是我们用爆米花机爆出的年糕干加一点糖和奶油什么的,但是人家包装精美,人家还会使劲叫唤:旺旺!

        贪官把同甘共苦的原配夫人淘汰了,太太换成新型号的。但是,只要贪官进了监狱,新太太又义正词严地把贪官淘汰了。

        所以,淘汰了对方最好不要高兴得太早,过不了多久也许轮到你黯然出局。

        八卦把幽默淘汰了不算,还把《周易》淘汰了。

        周立波把关栋天淘汰了还不过瘾,同时把姚慕双和周柏春淘汰了。

        “鲁迅”把赵丹淘汰了。“武训”把孙瑜淘汰了。“海风”把《上海采风》淘汰了。金宇澄把假上海淘汰了。网络写手用字数和速度又迅速把作家协会会员淘汰了。

        个别有勇有谋的著名年轻作家和著名老教授,写小说写论文的时候大段大段抄袭别人的成果。结果,那个被抄袭的被淘汰了,著名年轻作家和著名老教授更著名了。

        世界上天天都在发生淘汰的事情。有的淘汰自然而然(比如大姑娘淘汰老婆子),有的淘汰需要慢慢引导(比如电动汽车淘汰汽油汽车),有的淘汰非要强制命令不可(比如粮票布票不再使用一律作废),还有的淘汰则需要轧苗头(比如两人谈恋爱,当一个说“你这个人其实很好”的时候,那就是要淘汰你的信号,千万不要感觉良好)。

        有人总结说有八种人将被这个社会淘汰:一是对新生事物反应迟钝的人,二是8小时以外从来不学习的人,三是靠个人能力单打独斗的人……

        小青年不把淘汰叫作淘汰,而叫作Out:哈哈,连这个都不晓得?你Out啦!

        淘汰的近亲是抛弃、报废、出局、筛选、剔除、汰换、丢弃……这些亲戚让淘汰变得十分悲催。其实,淘汰是一种社会进步,也是一种人类的游戏。浪里淘沙淘出些许金子来也未可知,淘汰捣出一大缸糨糊来也有可能。

        有些淘汰不是一帆风顺的,往往有反复,反复以后就要重新较量,不要以为那个被淘汰的拖着长枪往树林里逃去,说不定它突然杀了个回马枪,一下刺中追赶者的护心镜。

        比如,大裤脚管把小裤脚管淘汰了,正在庆幸呢,没过几年,最瘦最小的铅笔裤又把大裤脚管淘汰了——这就是反复,或者叫反击。

        当然,这社会未必是新的淘汰老的,有时更老的站出来把老的淘汰出局,让事态变得非常有趣。比如,有一家百年老店叫老正兴。有这么一天,突然杀出一家“老老正兴”,果断把老正兴饭店淘汰了。又过了一段时日,“真正老正兴”开张了,张灯结彩,又把“老老正兴”淘汰了。

        究竟谁是老正兴?究竟谁最老啊?老食客晕头转向,小食客无所谓。

        还是让我为老正兴唱一首陈奕迅的歌:“只能说我输了……只能说我认了,你的不安赢得你的信任,我却得到你安慰的淘汰……”

所属类别: 文化长廊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